著名医学家朱震亨养生之道在于平时调养

  • A+
所属分类:身材保养

 

著名医学家朱震亨养生之道在于平时调养

  朱震亨,字彦修,元代婺州义乌(今浙江省义乌县)人,是中医学史上著名的金元四大医学家之一,著有《格致余论》、《局方施展》等书。由于他的田园义乌赤岸镇有一条丹溪,朱氏子孙世居其旁,以是人们尊称他为丹溪翁或朱丹溪。

  朱丹溪是中医学史上著名的医学家,也是名副其实的养生家。他不但在医学理论上作出了很大孝敬,在养生学上也颇有建树。

  养生之道在于平时调养

  朱丹溪非常重视养生,以为病后救治不如病前预防。一个人若平时不注重调养,有病之后寄希望于药物治疗,就往往成为徒劳之举。养生防病犹如以土防水、以水防火,原理是一样的:涓涓之流不加堵塞,一定生长成为滔天之势;荧荧之火不去息灭,一定形成燎原之势。事物在萌芽状态不去预防,待到酿成大祸,悔之晚矣。水火云云,人的身体更是这样,以是人们一定要重视平时的养生保健,万万不能等到酿成疾病再求医治疗。

  基于这样的头脑认识,他提出了一系列详细的养生保健主张,而且把他的主张应用于自己的生涯,收到极好的效果。当他已经70多岁时,依然形体壮健,精神抖擞,面色红润而光泽,周围的人莫不惊讶和羡慕。有人问他有何养生之法,他说:“无他也,唯滋阴摄养、茹淡、恒动也。”

  提倡“恒动说”养生保健

  朱丹溪在养生保健上还提倡恒动说。他在《相火论》中首先提出生命之以是能够延续皆由于动,曰:“天主生物,故恒于动;人有今生,亦恒于动。”他还把这种理念很好地应用到临床实践。

  传说在朱丹溪家乡四周,有个姓冯的财主已年过半百,三个儿子夭折了两个,只留下老三。冯财主将老三奉为掌上明珠,天天不离荤腥,大鱼大肉不停,效果冯老三胖得连站都站不稳。冯财主听说朱丹溪能治种种疑难杂症,便去求治。朱丹溪看后便摇头说:“这是肥胖症,难治!”冯财主为子治病心切,便一再乞求朱丹溪。朱丹溪沉思了一会儿说:“要治好这种病,必须找到一种叫‘妙灵丹’的药。这种草药生长在大安寺塔后的乱石堆里,而且必须让患者自己去找才灵验。”冯财主为了给儿子治病,只好让儿子根据朱丹溪的话去做。天天一大早,冯财主的儿子便上山去找“妙灵丹”。日复一日,春去秋来,这种药始终没有找到,而冯财主的儿子却变得强壮了,体重大大减轻。一天,他在山上的乱石堆里突然发现了张纸条,上面写着:“冯老三,冯老三,流动就是妙灵丹。只要勤劳心善良,何须四处找仙丹!”冯老三这才悟出朱丹溪给他治病的“妙方”。

著名医学家朱震亨养生之道在于平时调养

  滋阴摄养的养生头脑

从1979年的《孔雀公主》结缘孔雀,到1986年的《雀之灵》一举成名,再到如今美轮美奂的《雀之恋》,杨丽萍已如孔雀一般留于我们的心中!为达到这样的完美艺术效果,她常年保持着

  朱丹溪的医学看法主要体现在《格致余论》中的两篇论文,即“相火论”、“阳有余阴不足论”,创立了“阳常有余,阴常不足”的论点,并在此基础上,确立了“滋阴降火”的治疗原则。他的养生头脑也是在这个原则指导下形成的。他以为,人体纵然在正常状态下,仍处于阴气难成易亏的状态,再加上人的种种欲望太多,容易引起相火妄动,进一步损伤阴精,极易导致阴精虚损,因此他把滋阴摄养作为贯串于人生的主要摄生原则。《格致余论》中的许多篇章,如“养生论”、“茹淡论”、“饮食色欲箴”、“房中补益论”、“养老论”、“慈幼论”等大都从养阴立论,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  朱丹溪提倡的滋阴摄养的养生头脑,在实践中也得到了证实,对于祛病延年确实有用。他的母亲平素多痰饮之病,年过70后再没有发作,朱丹溪以为是善于养阴的效果。他的母亲还患有脾胃病,他用滋阴的药方让母亲常服,再加上通常注重保健,因而获得高寿,在87岁时无疾而终。

  朱丹溪以为,人的朽迈与疾病主要是阴气不足、阳气相对有余造成的,因此,他主张用滋阴降火的方式防治暮年病,所创制的大补阴丸一类的名方,至今仍在临床上使用。

  朱丹溪稀奇主张暮年人养阴。那时,人们一样平常习习用壮阳药物来强壮暮年人的身体和治疗暮年病。而朱丹溪则提出了自己的独到见解,通过考察老人的心理病理特点,明确提出暮年人多因阴虚而形成体内虚热之证,力主通过滋阴以预防暮年病。在治疗上,他主张不轻易使用乌头、附子等燥热劫阴之剂,甚至酒肉油汁、烧烤煨炒、辛辣甜滑之品,都在禁忌之列。

  暮年人宜养阴之说对后世影响极大。稀奇是清代江南的医家多受其影响,如徐灵胎、陆九芝等,都否决老人以补阳为事,而力主养阴。据现代医学临床所见,暮年人阴虚内热者确实不少,且尤以女性为多。

著名医学家朱震亨养生之道在于平时调养

  茹淡的饮食有益养生

  朱丹溪认识到饮食对人体康健有很大影响,饮食适合,有益养生,反之则足以致病减寿。当他暮年之时,他的饮食是基本不加调料的,不追求美食,唯求清淡之味。他的茹淡养生看法集中体现在《格致余论》中的“茹淡论”。

  他指出:食物有“出于先天者,有成于人为者”两类。“出于先天者”,指谷菽菜果之类自己所具有的自然之味,人吃了以后有补阴的功效,这就是《内经》所说的五味;“成于人为者”,指经由人为的烹饪和谐,使食物产生了偏厚之味,人吃了以后会有毒副作用,对康健有害无利。提倡茹淡,不吃经由烹饪的膏粱厚味,正是去除人为之味,食自然冲和之味,于人有益。他还将《黄帝内经》中谷、畜、菜、果之“畜”替换成了“菽”。菽是豆类的总称。他指出,谷、菽、果、菜性属阴,是人体补阴的佳品,易消化的同时又具有疏通作用。

  对于种种食物,在服法上也有讲求。好比,粳米性甘而淡,像土之德,属阴而最具补益作用,但必须与菜同时吃,防止由于饥饿顿食,摄人过多而导致脾胃损伤。由于菜能协助到达食量足够,又具有疏通而使食物易消化的作用。反之,若是谷物与肥鲜同食,厚味得谷为助,蕴蓄日久就会生出种种疾病。总之,朱丹溪的“茹淡”主张就是以清淡自然之食养阴护胃,否决以辛热厚味之食伤阴损胃。

  朱丹溪最早发现山楂有开胃功效。他以为,山楂能“化饮食”,然则不能吃得太多,在胃中没有食积、脾虚不能运化、不思饮食的情况下,若是吃山楂太多,反而会克伐脾胃生发之气。从朱丹溪最先,山楂的功效才被人们认可,广泛应用。正如李时珍所言:“自丹溪朱氏始著山楂之功,尔后遂为要药。”

  山楂又名山里红、红果、胭脂果,有很高的营养和医疗价值。暮年人适当吃点山楂制品能增强食欲,改善睡眠,保持骨和血中钙的恒定,预防动脉粥样硬化,使人延年益寿,故山楂被视为“长寿食物”。

  在现实生涯中,“茹淡”的养生头脑也有其现实价值,不仅适用于成年人,对于年幼的儿童也有意义。儿童时期身体尚没有发育成熟,脾胃也相对较弱,以是在饮食上也要“茹淡”少食。作为家长,不要对孩子溺爱无度,随其所好,饮食不加任何控制,这样会对孩子的脾胃造成危险。这也是许多富家子弟从小娇生惯养,但却一直多病,长大之后仍筋骨柔弱、身体素质极差的缘故原由所在。

 罗洪姓姚,原名自珍,罗洪只是她的笔名。只是因为当时她喜欢看罗曼·罗兰的小说,就取了一个“罗”字,又因为当时桌上正放着一本画家洪荒的画册,就又取了一个“洪”字。罗洪